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地址:江苏省苏州工业园区唯西路20号

电话:0512-66164801

传真:0512-65382145

网址:www.hz-rv.com

邮箱:kefu@hz-rv.com


公司新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机器人全球大变革前夜

发布日期:2019-04-23 13:50:09 作者:admin 点击:118

   

  “世界如此之新,一切尚未命名。”

  2019年,我们听到最多的两个词:一个是不确定性,一个是生态圈。不确定性既来自外部环境,比如汽车、3C行业的需求下滑,中美贸易战;也来自于内部的焦虑,比如机器人增速放缓,产销量未达预期,利润进一步压缩,这些都让人措手不及。

  正是因为不确定性加剧,才有了对生态圈构建的强需求。工业机器人作为系统性应用的产品,其生态构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核心零部件、本体和系统集成商甚至是周边配套设备商需要“拧成一股绳”,合力突围。

  全球竞争态势的变化

  自去年拉开帷幕后,贸易战持续升级,机器人作为被列入征税清单的行业之一,受到的一定的波及。业内人士表示,中美贸易战升级已经削弱制造业对设备投资的兴趣,导致相关企业业绩放缓。

  从数据上来看,库卡、发那科、ABB、安川今年上半年业绩均出现明显的下滑,而国内如智慧松德、劲胜智能等上市公司业绩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此外,贸易摩擦造成终端不景气更具威胁性。从美国加征关税的名单中,可以看出通信、电子、机械设备、汽车、家具等劳动密集产品是最为突出的征税领域,而这恰恰是机器人应用较为集中的领域。

  2018年下半年以来,3C和低端制造业,出口业务一定程度上陷入了困境,特别是苹果手机订单下滑,导致整个3C行业处境艰难。

  而从整个智能制造的整体情况来看,贸易战恶化背后,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正加速向东南亚地区转移:郭台铭提出,到2020年,富士康在印度国内兴建10至12家生产工厂,并创造至少100万个就业机会;三星电子关闭了其在中国的最后一家手机工厂,并在越南设立新的工厂。

  中国制造业面临着尴尬的境地:前有虎狼,后有追兵。智能制造作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抓手被寄予厚望,但现实的骨感让制造业企业们深感无力:一边是人口红利消失,劳动力结构性问题突出;一边是“机器换人”不达预期,产线升级缓慢推进。这对机器人等智能制造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国产机器人拐点已至?

  2019年及以后,被认为是中国机器人的转型年。中国机器人将面临三大转变:即由虚向实的转变,由量向质的转变,由泛向专的转变。

  在ABB、发那科、安川和KUKA四大巨头业绩下滑的同时,国产机器人竞争力逐渐加强,国内多家企业机器人相关业务营收实现不同程度的增长。比如埃斯顿、华中数控等。

  行业下行也并没有阻碍国产机器人的创新步伐,仍有诸多机器人企业推出新品,尤其是在协作机器人领域和SCARA机器人领域。包括埃夫特、华数机器人、勃肯特、艾利特、节卡机器人、遨博等在内的企业都推出了新品。

  从资本市场来看,科创板的开闸给机器人行业带来了无限的想象空间,对于普遍盈利能力都比较弱的国内机器人企业来说,科创板强调了关键核心技术和创新能力的要求给大部分拥有核心技术但尚未盈利的机器人企业开了一扇通往资本市场的门。

  在SCARA领域,作为轻负载机器人中增长最快的细分品类之一,SCARA领域正受到国内外企业的争相布局,其中包括艾利特、拓斯达等,竞争愈发激烈。SCARA激战的同时,为了实现差异化竞争,以SCARA为核心的专机迎来发展机遇,比如SCARA螺丝机和点胶机。据悉,山龙智控和铂电科技的螺丝机均实现了较快地增长。

  在AGV领域,一方面,作为国产化率最高的机器人品类,AGV这两年在物流行业的发展下实现了快速发展,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8.81%,但经历了2018年的第一轮洗牌之后,前两年融到资的AGV企业已经过了烧钱的阶段,新一轮的洗牌期也已经开始,具备自我造血能力的企业更有可能生存下去。

  而另一方面,千亿级的仓储物流蓝海市场吸引着资本的持续投入,仅2019年上半年,就有超过8家仓储物流机器人企业获得融资和增资。其中包括爱啃萝卜、鲸仓科技、木神机器人、牧星智能等。

  在协作机器人领域,在整个协作机器人落地不明朗的情况下,却还是拥趸众多,新入局既有溱者智能等新企业,也有埃夫特、配天、华数、埃斯顿等老牌企业,协作机器人作为未来最具想象力的产品正越来越成为企业的“标配”。

  虽然协作机器人行业处于高速发展中,但是众多刚入场还停留在“协作机器人”本体研发或者工程样机阶段的机器人企业,短期内无法形成规模化的应用,因此,企业正在极力挖掘协作机器人批量化应用的蓝海市场。

  此外,国产机器人经过多年的努力,已走出了最艰难的一步,实现了从0到1的发展,在不同领域实现了小批量的突破。而从国际市场竞争来看,国产机器人也正以全新的姿态面对与国外品牌的同台竞技,并逐渐将产品销售到全球各地。

  据不完全统计,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包括台达、越疆科技、遨博机器人、大族机器人、埃斯顿、新松机器人、伯朗特、李群自动化、华数机器人、众为兴、埃夫特、国自机器人、珞石机器人、翼菲自动化、慧灵机器人、广州数控、阿童木机器人、昆船、极智嘉、嘉腾机器人(排名不分先后)等已经将自主研发的机器人销往海外。

  市场“跑马圈地”和产业生态互联

  在产业低迷期,却有包括ABB、发那科、爱仕达、勃肯特等国内外企业宣布扩张和扩产,更有像埃斯顿重金并购外企的案例。

  3月,上海发那科宣布计划今年在上海新建机器人超级智能工厂;8月22日,勃肯特镇江工厂正式投产;9月12日,ABB宣布其位于中国上海的机器人新工厂和研发基地正式破土动工;9月15日,爱仕达宣布拟投入5-6.5亿元自有资金或自筹资金建设“温岭数字化装备制造基地建设项目”。

  这些企业逆势扩张的背后,一方面是对中国机器人市场的坚定信心;而另一方面,面对未来三年的关键时期,扩产和扩张正是在为卡位战准备“粮草”。

  随着机器人国产化的推进,国外企业不可避免地要受到国内正在崛起的机器人企业的冲击。埃斯顿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就提出了要跻身全球机器人第一阵营的战略,收购CLOOS正是这一战略的重要一环。

  从供给端来看,机器人行业两极分化严重,存在产能结构性过剩的格局,行业洗牌正在进行中。一方面,低端市场集中度较低,无序竞争状态明显,产能过剩明显,低端市场价格加速下降,小厂生存困难;另一方面,技术门槛高、产品质量要求高的中高端市场则为外资企业商及国内少数领先企业所占据,优质产能依然稀缺。

  随着国内企业切入海外厂商供应链,中高端市场需求将快速放量。所以,在技术性能提高和应用领域拓展方面,仍是“漫漫长征路”,需大力投入和长期发展。

  如果说市场上的“跑马圈地”是为进一步做大做强,那么产业上的生态互联就是为参与全球竞争奠定基础。

  过去三年以来,爱仕达累计投资10多亿元,构建和提高了机器人研发、制造和应用的综合能力,逐步形成了数字化智能制造生态圈;节卡机器人已逐步搭建起协作机器人在“工业”领域的生态圈,汇聚末端执行器、视觉、附件及应用软件等领域的合作伙伴近100家;埃夫特一直致力于融合机器人核心零部件、机器人整机、智能制造解决方案和人工智能等板块,打造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智能制造生态圈。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2月11-13日,由高工机器人举办的“利元亨?2019高工机器人年会”将在深圳机场凯悦酒店举行,届时,包括埃斯顿、埃夫特、勃肯特、节卡机器人、华数机器人、爱仕达(钱江机器人)、智昌集团、海康机器人、台达、艾利特、山龙智控、艾吉威、蓝芯科技、斯坦德、越疆科技、遨博等在内的机器人本体企业将在会议上发表相关主题演讲,进一步阐释在全球竞争态势变化下,国产机器人的突围之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中国机器人的高光时刻